县委 人大 政府 政协  

 

 
2018年8月20日 星期一
“镇县之宝”——晋冀鲁豫边区政府第10号《通令》
来源:邢晓寿  发布日期:2018-5-19 17:32:33    阅读次数:383

 

 

晋冀鲁豫边区政府第10号通令是在熊熊燃烧的抗日战火中发布的,对左权县来说尤为重要,因此被誉为左权县“镇县之宝”。这个通令主题标明“辽县改为左权县”,并“特通令全区知照”,左权这个行政县便从此诞生,出现在伟大祖国的版图上。

原名辽县(亦称辽州)的这个太行山区偏远小县,为何要易名为左权并延用至今?这期间是否有过跌宕波折呢?许多人对此是比较清楚的,当然也有许多年轻人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有一本《左权将军传》写得非常清楚:左权,首先是一个人的名字,然后成了一块土地的名字,因为这个人的血染红了这块土地……。左权县老幼皆会唱的《左权将军之歌》更讲的明白:左权将军麻田附近光荣牺牲……更明白一点说,英勇牺牲于麻田附近“十字岭”。要深究其细节,恐怕就知之甚少了。因为今天就是在近期的“左权县行政规划图”上,你能找到“十字岭”吗?答案是根本找不到了。该处用红字标有左权将军殉国地、左权将军纪念亭,旁边标示地名的黑字是“左权岭”。为了永久纪念左权,地图制作以红旗为标识,表达了对将军的尊敬和怀念。然而,民间的十字岭和左权岭的边界是否相同以及何时易名,这恐怕就是另一回事了。

左权将军指挥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机关突围战,英勇殉国于1942年5月25日。日军以三万余重兵“扫荡”太行区,妄图一口吞灭八路军指挥中枢。在南、北艾铺地区遭敌重兵合围后,身为八路军副参谋长的左权将军,奋勇承担指挥突围殿后之重任。冒着六架飞机的低飞轰炸,突至敌最后一道封锁线十字岭时,远处炮弹飞来,左权将军高喊“卧倒”,唯独他昂然挺立,被弹片击中头部,年仅37岁的将军血洒太行,以身殉国。将军殉国,山河失色,太行抗日根据地军民沉浸在万分悲痛之中。辽县党政军民更为悲痛,在县政府驻地西黄漳召开全县民兵检阅大会,提出为左权将军建纪念塔的倡议,“誓为左权将军报仇”的口号声响彻晴空。在全县小学教师暑假集训会和士绅座谈会上,提出把辽县改名为左权县的倡议,并立即开展签名运动,全县党政军民非常踊跃,短短20天时间,万余人签名。这份签名书送交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后,边区政府立即做出决定,由主席杨秀峰和副主席薄一波、戎伍胜联名签发的“辽县改名为左权县”的边民字第10号通令,发往全区。

辽县易名左权县典礼大会在西黄漳村外的清漳河滩举行。高搭观礼台,高唱左权将军之歌,党政军民及各界代表五千余人参加。辽县县长巩培基报告大会的意义,晋冀鲁豫边区政府特派员李一清代表边区政府在致词中说:“边区政府接受一万个签名的辽县民众请求,决定把辽县改名为左权县,这是具有伟大的意义的……”巩培基县长接过边区政府授予的左权县人民政府大印后宣誓:“誓为左权将军报仇”……。在震耳欲聋的口号声中,五百热血青年当场报名参军,昂首挺胸走进八路军的行列。

时代的列车飞速向前,当行至1958年时,以将军英名命名的左权县名出现了波折。1958年9月,《山西日报》公布了左权县并归和顺县的消息。这一消息如同重磅炸弹令全县顿失平静。“这还了得……”原八路军总部驻地麻田一带群众,街谈巷议,流露着不满,饭场田间,粗嗓门发泄着牢骚。左权县红军幸福院45名爬雪山过草地的老红军更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有的人竟热泪盈眶,缅怀左权之情如骏马般在奔腾。尽管各级党组织派员到这些地方解释疏导,然而缅怀先烈的巨大驱动力使他们难以转弯。终于,赵永怀等五名老红军自带粮票路费,踏上了上访旅程。中共晋中地委和山西省委都热情地予以接待。省委陶鲁笳书记非常和蔼地说服这些为中国革命做出贡献而伤痕累累的老红军,不要陷入感情漩涡,并请他们在太原小住。然而,答复是“省委无权更改一个行政县的县名”。心急难耐的赵永怀立即拨打电话,给红军幸福院通报情况。丁启明、曹振声等四名老红军等不得他们回归,就急匆匆赶赴阳泉,踏上赴北京的列车。

丁启明、曹振声到北京后,先后找到曾担任中共左权县委书记的翟英、杨蕴玉,两位女书记虽然对左权有着深厚的感情,但实在是爱莫能助。丁、曹等四位又找到曾任中共太行区党委书记的李雪峰,李雪峰深表同情,但婉言相告,权利所限,不能解决此难题。万般无奈,四位老红军只能提出见见毛泽东主席的请求。然而,得到的答复是毛主席不在北京。丁启明等深感有负重托,一封加急电报拍回,请席元华速赴北京。这位原籍四川省夹金县的老红军席元华,曾任八路军总部直属警卫连(也称朱德警卫连)排长、连长,和诸多首长亲密无间,情深义重,为此事已给国防部长彭德怀写去一信。当接到电报后,他立即请假回四川探亲,却首先赶赴北京。这些几经枪林弹雨的“老太行”北京相聚,共议此事。说到左权县名消失,多人泪洒胸襟。既然毛主席不在北京,只能提出先见彭德怀。

1959年3月19日下午,席元华等人被专车接走,跨进中南海大门,彭德怀、杨尚昆等首长亲切地接见他们。首长对这些老红军热情有加,但表示个人无权变更党中央不以人名命地名的决定。曾任一二九师四科科长的曹振声猛地站了起来:首长,当年你为何批准叫左权县?为何给左权题字写碑文?朱总司令为什么给左权将军写“太行浩气传千古?”我们这些人还在世就传不下去了……席元华也出语反问:当年群情振奋,万人签名,群众路线,群众观念,群众是母亲还要不要……彭德怀思索后缓缓地说,大家心情我完全理解,我只能请有关领导慎重考虑……过了不久,一位“老太行”传出讯息,左权县名问题解决了,是朱总司令向毛主席反映了这个问题,说不让叫左权县,群众意见很大,去榆次、上太原,又来北京,坚决不同意去掉“左权”。毛主席听后高兴地说,既然群众不愿意改县名,那就还叫左权县吧。1959年6月,随着和顺、左权分治,左权县名又得到恢复。

得到毛泽东主席首肯的左权县,从易名至今已历70多个春秋。而事实是,从土地革命开始,全国以革命领袖、伟人、英烈命名的县有42个之多。而至今,依旧保留下来的除了山西省左权县外,仅有志丹县、靖宇县等6县市。左权县是左权人民的无上光荣。而晋冀鲁豫边区政府的10号通令—“镇县之宝”无比珍贵。左权县与左权将军的英名一定会万古流传。

 

   
 
    版权所有:左权县人民政府   晋ICP备12002981号-1   晋公网安备14072202000006号  网站标识:1407220009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地址:左权县城北大街23号2号楼东侧501 联系电话:0354-8632262 投稿信箱:gy2006010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