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 人大 政府 政协  

 

 
2018年9月26日 星期三
“宝贝碗”留下的历史
来源:今日左权报  发布日期:2018-4-13 10:05:15    阅读次数:604

 

□邢晓寿

2017是太行抗日根据地建立80周年,也是八路军一二九师进驻西河头80周年,麻田八路军总部纪念馆珍藏的粗瓷大碗也是80周年。怎么,同时都是80周年,难道有什么联系吗?抑或这个碗有其特殊之处吗?80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而一个碗经80个春夏寒暑尚能留存下来,这实在难以令人相信。

本着眼见为实来到麻田,当我见到这个粗瓷大碗后,不由大吃一惊,简直把我惊呆了。内部碗底用毛笔画有一朵花的速写,一条线区分上下部,外面也有一朵小花,是经过精心打扮的。我看了又看,摸了又摸,请文物保管员刘洋同志取出皮尺测量,碗的口面直径15.5厘米,高度为6.3厘米。这个碗的可贵之处是:外面烧制有三个毛笔书写的大字:供给处。这不是普通的三个字,特别引人遐思,“给”字非繁非简,就是草体字,而“处”字是标准的繁体字,留下了一个时代的印记。供给处三个字字间相距2.5厘米,每个字面积10.5平方厘米,也算潇洒大方,引人观赏。纪念馆馆长冯耀武介绍,这碗是左权县民间红色收藏家李立峰捐赠的,这是纪念馆的“宝贝”,不向外展陈,只做为贵重物品珍藏。这一说,使我实在按捺不住溯本求源的冲动,立即给李立峰打电话。他说,敢肯定此碗是80年前所烧制,并且,20多年跑遍太行老区“红色”村庄,再无发现,实属绝无仅有,真称得是“宝贝碗”了。

供给处三个字魅力无穷。“供给处”是属于部队上的单位,但究竟属于八路军总部还是属于八路军一二九师呢?我总想弄清楚。李立峰真是条汉子,说话算数,应约见面后,我俩共同寻访此碗的主人。2017年9月19日,天高云淡,我俩踏着初秋的落叶,终于如愿以偿,在西河头村见到此碗主人。主人名叫皇甫兰花,老太太虽然71岁,但红光满面,精神矍铄。她介绍说,老伴名叫常树林,2004年因病去世。一二九师司令部1937年进驻西河头村,就驻常家大院,刘华清回访西河头时,把西铁城手表赠给了房东常三春,常树林和他们都是常姓一家的。

很明显,常家和一二九师关系是亲密的。说到此碗来历,她特意提到她老公爹常新秋,因为老公爹说这碗是“宝贝货”,特别珍爱,作为“传家宝”才传了下来的。战争年代,常新秋年轻能干,是一名走村串户摇着卜郎鼓的货郎,自然和各种人交往。常新秋秉性诚实,新中国成立后,参加了公私合营,进了县里的商业系统,退休后已去世多年。老太太对老公爹很崇拜,她很动情地说:老公爹得的病是肺癌,他是县里人,治病由县里全报销,可他硬是一次也不治,说不要白花县里的钱,是1983年正月二十二日去世的。老公爹传下来这个碗,他一再告诉家里人,不要使用,害怕失手打破,这是八路军一二九师供给处特别烧制的一批货,为数不多。师里管后勤的一位同志特别赠予了他,就是看在平时交往多,他卖给一二九师的小杂货都很便宜。货郎对八路军好,才特别给他留个有题字的碗做纪念,这碗盛满了深厚的军民鱼水深情。

我深知1937年冬,八路军一二九师就把抗日的大红旗插到西河头,小山村成为开辟太行山抗日根据地的原点,而对供给处所知有限。八十多年过去,老太太能知道“供给处”吗?试探着就此询问,想不到她讲得很清楚。她说听老公爹讲,一二九师供给处就在俺村成立,供给处就在俺村李富林的楼院办公,楼上还放有许多布匹和部队的军衣等物。这话让我生疑,村里人为啥对一二九师供给处这么清楚呢?这话可靠吗?随着老太太的款款叙述,我终于明白了其中原委。原来,常新秋的一个侄女名叫常凤江,比她大16岁,老太太叫凤江姐姐,姐妹关系亲密,而凤江姐姐就跟供给处一个叫子英的人结了婚,也参加了供给处。子英是武乡县人,曾是裁缝,一把好手,参军入伍后到了一二九师供给处,以后还成了供给处一位什么领导。后来新中国成立,子英和凤江都到了天津工作,可惜都早已去世了。有这层关系,老太太怎能不了解供给处呢?

我仍有点疑惑,就一些相关细节再询问时,老太太说:“年代多了,老公爹说过也记不清楚了”。我正“疑无路”时,想不到柳暗花明,对红色收藏颇有研究的李立峰说:我搜集的资料都进行过研究整理,这碗烧制的时间应该是1938年,因为1939年6月一二九师和供给处就离开了西河头。八路军在西河头开办抗日游击战争训练班,一批一批人很多,能不用碗吗?这个碗不是从外地运来的,是当地烧的。离这儿仅几里的马家拐是出了名的烧瓷货地,当时的瓷窑就被八路军军工部接管了,这货一定出自那里,你不看还是粗瓷,工艺也有点粗糙,明显有那个年代的痕迹吗?他这么一说,一下子唤起老太太的记忆,她拍一下脑袋说:对,想起来了,老公爹说过,烧这批货时,供给处还派了几个人去过马家拐哩!立峰看我仍有疑惑的神色,一拍胸脯说:我敢保险,不信去我那里看,我收藏有军工部往马家拐瓷窑调技术工人的介绍信......。

特意题字留名的这“宝贝碗”,由一二九师供给处在马家拐特制无疑。但是,饭碗容易破碎,可这个碗为何能保存了80年呢?老太太这才又说,八路军走后,日本兵侵占了县城。这村离县城太近,一下子就变成了日本维持村。维持村长一直进城报告,日本兵三天两头来村里,还有“棒棒队”(伪军)也一直来。日本兵烧房杀人,弄得人们紧张害怕,要是敌人知道有八路军的碗,“通共”那可是要全家人的命。所以,在萝卜窖最底层再挖坑埋碗,上面再盖一层土,硬是瞒着人才保存了下来。

有人说八路军在这个县什么也没留下,这个有明确题记的“宝贝碗”竟然留存了80年之久,这不就是八路军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打破敌人经济封锁留下的铁证吗?这“宝贝碗”不仅盛满了军民鱼水深情,也盛满了八路军创建太行根据地闪光的历史。

愿此“宝贝碗”永远随着太行精神光耀千秋!

本文转自《党史文汇》2018年第2期                                

   
 
    版权所有:左权县人民政府   晋ICP备12002981号-1   晋公网安备14072202000006号  网站标识:1407220009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地址:左权县城北大街23号2号楼东侧501 联系电话:0354-8632262 投稿信箱:gy20060101@163.com